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教师风采 > 名师风采 >
返回列表   发布于:2015-10-29 14:26
心归何处-----致大南山中学
作者:大南山中学教师  李玲

      跌跌撞撞度过漫长的寒冬,还沉浸暖暖的春日里,不知何时树上长满青涩的果实。夏季一个神奇的季节,即是收获的季节,又是新生的季节,还是一个彷徨、躁动的季节。在北方该是收割秋麦子的时候,完了种上玉米、大豆、棉花等秋季作物,又等待下一个收获。分不清自己是等待被收割的麦子,还是玉米、大豆……还在思考麦子、玉米的问题时,楼下传来一阵阵告别声,或凄清哀婉,或悲壮豪迈,回荡在初夏大口喘息的校园中,久久未散去。
      不知何时开始梳起大人的发髻,收起发白的T恤、叛逆的破洞裤,换上那掩藏内心的服装,穿上恨天高,画上精致的妆容,留恋于欲念的执著。那天最后一个收拾完行装,是时候离开了,过去的只能成为回忆,就只再看一眼,就最后一眼。模糊的不只双眼,还有那所有的曾经,离开时记忆犹新的是他深深地拥抱和满身的臭汗味,剩余的是后会无期,物是人非。静,安静地只听见躁动的心,“砰,砰砰,砰砰砰……”躁动中夹杂着彷徨,加快脚步,试图用高傲的鞋跟去掩盖,脚步却顺着心跳慌乱,无助推着行李箱,混沌中,慌乱中,已立浮土之上。滨海的沙粒,东北的黑土,南方的红壤……没有一颗种子在这儿生根发芽,这是一片浮动的土地,匆忙的脚步,汇集、飞扬。我既不是麦子,也不是玉米。
      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,何处才能望见天涯,车水马龙,流光溢彩,高楼大厦冲刺着双眼,不夜城叫我如何安眠?多少个夜晚辗转反侧,慌乱躁动的心,蜷缩在被窝,等待着未知天明。唉!窗扉!多少次我的焦额印在你的玻璃上而得清凉,而当我从火热的床上跑向阳台看那寂然无垠的天际,多少次我的欲念像冬日清晨的浓雾一般弥漫着,久久未散去。往日的狂热,对我的肉体曾是一种致命的耗损。我的心,我的灵魂会那样憔悴下去当没有东西能使它们分神。餐后我躺下,我入眠,醒后我更感困倦,神智麻木得犹如身形将变形。等待!你还将持续多久?此后我将已何为生?等待!我等待的是什么?心之所向,远行的脚步,繁华的都市,颠簸的生活,稳定的工作……不知道,我的脑子正像暴风雨时的天空,满压着厚重的云块,透不过气。何时是尽头,只有等待惊天的霹雳来撕破这一切。
      那是一段像穿过沼泽时的不安的等待时期,那样的昏迷状态像是源自于纷繁的世俗,以及不安躁动的心,我自己不切实际的意志的错综性。在昏迷与躁动中徘徊,那欲念的浓雾何时才能散去?还是那灰蒙蒙的天,撑着油纸扇,却没有丁香花,你出现在我眼前,看不清你的脸庞,但可以感受到你炽热的胸膛,激荡着汹涌澎湃的血液,是你安抚了我躁动的心。清风揭开你神秘的面纱,灵动的气息流淌在眉宇之间,沁入我的心脾。群山赋予你清丽,流水唤起你的柔情,孩子们为你注入活力。飘忽地传来室内的喧噪,我慢慢地回神过来。我用你的灵动洗梳倦容,奋勇奔向原野直到教室的长凳上,光从关闭的窗户中透虑过来,把草坪绿色的回光反映在白色的天花板上。这暮色的明静对我一种久违的温慰,正像当你长时间在洞中受黑暗包围以后,那一种穿过树叶与水,在洞口抖索着,显示出温柔与悦目的明亮。我的整个生命因你而更新,双眼另换一种新的视觉。我曾是病人,我彷徨,我躁动,我昏迷,我流浪,我遇到你,我健康惊人的恢复实是一种再生。我重生在你的怀抱中,在新的天地中,在已整个更新的事物间。
      你的孩子们时而顽皮,时而热忱,我愿给他们一种快乐,一种至今任何人未曾给他们的快乐。他们个人的思想与个人的情绪撞击着发出光亮,投影着热诚。我愿意靠近他们,而他们爱我。他们都可能整个的赤裸,一切情绪都可能达到完美的境地,一切感觉都是一种无穷尽的存在。他们教会我热忱。如果灵魂称地什么的话,因它比别的一些灵魂燃烧得更热烈。可爱的孩子们,我见到你们,笼罩在晨曦的白色中。活泼的孩子们,我在你们的笑声中升腾,而明朗的大气每一爱抚都使我微笑,我不知疲倦地反复告诉你们,我将教你快乐,教你智慧。哦,不是智慧,而是满满的爱。我教孩子们不在仅仅爱他们的家,而慢慢地,使他们的心满怀着一种对野生酸味的果子的欲望和新奇的爱。跟你的孩子我还愿奔向新的行程。
      南山陲,撷一缕菊花,品一杯香茗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,云卷与云舒。不必流浪,静静的心就在这儿。我可以收割麦子,但我可以播种玉米、大豆……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悠悠校园情
  • Copyright © 2015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manbetx万博客户端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97992号